少儿古筝曲关于古筝界曹东扶先生的简介

  我国著名古筝表演艺术家、音乐教育家、曲艺音乐、民族器乐作曲家,音乐界一代宗师曹东扶先生,不仅艺术精湛,为弘扬我国优秀民族文化做出了巨大贡献,而且他的艺德人品高尚,对艺术界的影响…

少儿古筝曲关于古筝界曹东扶先生的简介

  我国著名古筝表演艺术家、音乐教育家、曲艺音乐、民族器乐作曲家,音乐界一代宗师曹东扶先生,不仅艺术精湛,为弘扬我国优秀民族文化做出了巨大贡献,而且他的艺德人品高尚,对艺术界的影响也很大,是我们学习的典范。

  一、爱艺如命。他一生孜孜以求的事业就是大调曲子、琵琶、三弦、筝的演奏艺术。特别感人的是,文革期间被赶回邓县老家时,学生李长溪去看望,时值他患着胃癌,他竟忍着病痛,为李演奏了几首新作,又纠正了李用大调曲子演唱毛主席诗词“长沙”的唱腔。1970年11月在他临终几天前,还用琵琶与其子女合奏了几首板头曲,又让其长女、次女用琵琶、古筝与曲友王泽民伴奏大调曲子。他还时而提醒调门名称,时而纠正弹错地方,可见他即使在病危时仍不放弃对艺术精益求精的挚着追求。

  二、强调学艺必先修德。其长女初学琵琶时,问父怎样定弦?回答是:“道德先翁”。桂芳不解其意,父解译:“道德先翁”是,“5125”的谐音,这是说:学艺必先修德,首先要具备良好的艺德人品,然后才能正确的对待艺术,掌握艺术。他还经常向子女讲述《秦香莲》、《孟姜女》、《赵五娘》等忠孝节义,抑恶扬善,万古流芳的历史故事。他要求子女要堂堂正正做人,不能做越轨、不道德之事。

  三、谦逊谨慎,平易近人。曹东扶先生一生献身艺术事业,多才多艺,出类拔萃,且德高望重。但他从无一丝骄傲之气,而是永远保持谦逊谨慎,平易近人的美德。他每遇熟人,总是面带微笑,主动先打招呼。无论艺术相差多远,他都以曲友相待;无论年龄悬殊多大,他都以兄弟相称。多年来,“二哥”(他兄弟三人,排行第二)这一称呼几乎取代了他的名字。那怕是年龄小于他三四十岁的学生,也都喊他“二哥”。久之,“二哥”就成为对他尊敬和爱戴的称呼。

  四、团结同行,推崇同行,对老曲友感情更深。曹先生自幼家境贫寒,饱受磨难,为人热心、忠厚,不善言谈。因此,他和南阳一带爱唱大调曲子曲友和爱好民乐同行,都团结相处,亲密无间。凡到他家学习弹唱或切磋技艺的,一律管吃管住,缺钱的送钱,缺少衣服的还送衣穿。

  曹先生凡有重大演出,或录音、灌唱片,总是与众曲友相商,约其同往,共享荣誉,从不突出个人。例如,1953年,他应中央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研究所的邀请,他特地约同王省吾、谢克宗等六人同赴北京录音。所录大调曲子唱段有:《醉打山门》、《闯王遗恨》、《古城会》、《安安送米》、《莺莺游庙》、《和尚思凡》、《夫妻叮嘴》、《拾汗巾》等等。其中包括的曲牌有50多个,如《阳调》、《满舟》、《鼓头》、《鼓尾》、《汉江》、《落江》、《剪剪花》、《凤阳调》、《凤展翅》、《老八板》、《金纽丝》、《银钮丝》、《软诗篇》、《硬诗篇》、《哭皇天》、《哭阳调》、《坡儿下》、《小桃红》、《渔翁乐》、《古头带垛》、《飞板阴阳》等。

  同时,此次北京之行,还录制了曹先生分别用古筝、琵琶、三弦、软弓京胡独奏并与他人合奏的板头曲共30多首。如《闺中怨》、《陈杏元落院》、《闹元宵》、《苏武思乡》、《思春》、《打雁》、《百鸟朝凤》、《寒鹊争梅》、《叹颜回》、《上楼》、《慢吟》、《粉妆台》等。

  五十年代中期,曹先生先后到开封师专、中央音院任教后,仍不忘南阳旧曲友。曾先后推荐王省吾、谢克宗、赵盛三、丁玉甫、蓝云飞、崔建福、武宗岑、姚崇之、赵殿臣、丁心秀、马力前等,分别到开封、郑州、内蒙从事剧团演奏或学校任教。

  1949年,曲友赵金铎病危弥留之际,把曹先生叫到床前嘱咐道:“我死后,你们到我坟前弹唱几曲,我死也膜目了!”几年之后,尽管曹先生工作十分繁忙,仍抽空回家,率卢光鉴等几位老曲友到赵金铎坟前弹唱祭奠,了却了一桩心愿。

  五、不为名利,无私而又精心地培养学生。1960—1964年,曹先生在四川音院任教期间,该院领导感慨地说:“不少青年教师跟我们要名利,而曹老师经常跟我们要学生。”曹先生还常说:“我要把自己掌握的全部技艺,都留给后人。”他为学生取得的成绩而高兴,他把学生超过自己看作是理所当然的事,并当作自己的骄傲。

  由于曹先生对学生严格、耐心、赤诚,学生们进步快,基本功扎实。例如,1965年在南阳大调曲子培训班仅学一年多弹筝的熊秀珍,文革期间转业金融工作已近30年,但她现仍能熟练地演奏《高山流水》、《变奏秧歌》等筝曲,可见在曹先生培养下,学生的基本功是扎实的。

  六、对同行都是鼓励支持,从不指责讥笑。很多人都知道,凡是找曹先生伴奏大调曲子的曲友,不论水平高低,就是唱的再差,他也是认真地伴奏到底,因他深知这事关对人的尊重间题。曹先生从不讥笑、指责、议论别人,而是对同行关心、支持、鼓励。弹筝的同行任清芝,五十年代创作了《幸福渠》、《汉江韵》等曲,有些人认为,这是“瞎搞”、“胡来”,而曹先生却认为方向对,很好,予以肯定。结果,任这两个筝曲成功了,并在1963年灌了唱片。

  七、河南省音协副主席、著名作曲家姜宏轩,对曹先生艺德人品的全面评价是:“东扶先生,一生清贫,一尘不染。个性耿直,心底良善。为人忠厚,侮人不倦。赐教不吝,仿效圣贤。先生热爱人民、热爱党,他忠实地再现了南阳诸葛武候‘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’的誓言”。

  1990年12月12日,在河南音协举办的“纪念曹东先生逝世二十周年纪念会”上,大家除缅怀他在艺术方面卓著的功绩,表示要认真学习他精湛的技艺外,特别强调要从多方面学习曹先生高尚的艺德人品。河南省文化厅王传真厅长发言中说:“今天我们召开这个纪念会,是为了更好地学习曹老师的精神。我们要学习他热爱党、热爱祖国的精神;学习他热爱民族艺术和一生献身于民族艺术的精神;学习他不为名利,无私奉献的精神;学习他在事业上精益求精、勇于开拓创新的精神,学习他谦虚谨慎,团结一致的精神;还要学习他培养一代又一代接班人的精神”。他还强调:“只有高尚的灵魂,才能创造出高尚的作品”。

作者: 乐器小编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1225808669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返回顶部